调查服务MORE>>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号:18353158976
QQ 号:2827831689
地 址:上海市闸北恒通路360号一天下大厦12楼
  为改善农村派出所的面貌>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婚姻调查 >

为改善农村派出所的面貌

作者: 时间:2014-06-13 09:46

  郝桂香在汽车站里,来回地踱着步,不时地向站外眺望着,远处的公路两傍一片银白,路上根本没有客车的影子,她有些着急,自从那个退休的老民警悄来信儿,说他爱人给她买了件棉袄,用客车悄来后,郝桂香就迫不急待地想一下就能看见它。她很早地就来到汽车站等待着客车的到来,客车终于蹒跚着驶进了站里,郝桂香快步走到司机跟前:“师傅,有给郝桂香的包吗?”司机把包递给了她。“谢谢师傅!”郝桂香说着转身走了几步,但马上停了下来,迫不急待地打开包裹,一个褐色镶着刺绣花边的棉袄映进了她的眼帘,顿时眼泪无声地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,她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老民警的电话,老民警拿起电话,不料,对面传来了郝桂香的哭声,老警焦急地:“大姐怎么了?”“没怎么,我是激动的呀!大兄弟呀,我活了七十年了,第一次有这么好看的棉袄啊!你替我谢谢弟妹呀!你们的恩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哇!”“大姐,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呀,这不过年了么,我爱人给大伙买过年礼物时,顺便也给您买了件,让你过年穿”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们夫妻心眼好,谢谢了!真是好人哪!”“别那么说大姐,过年了么,给你买件衣服有什么呀!”“谢谢了大兄弟,你替我谢谢弟妹呀,有时间你带她到我们这来玩儿,那我先挂了”郝桂香挂断电话,又看了看棉祅,爱不释手地把衣服紧紧地抱在怀里,绽放着笑容向自己的家走去。

  老民警放下电话,坐在椅子上,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。说来也巧,也许就是缘分吧,要不是那次去立山屯采访,根本就不会遇上郝大姐——郝桂香,也就不会认识她。不知不觉中,老警回忆起和郝桂香相处这几年的情景。

  那是七年前的事了。原立山派出所的所长高景龙,因长期工作在农村派出所,不幸患上了出血热,住院期间所里管辖区域出了恶性案件,他没等全愈就偷偷地离开了医院,由于耽误了有效的治疗期限,留下了后遣症,严重地影响了他的身体健康。

  在县局里,金朋里和各个派出所的所长们相比,他具有超人的工作能力和毅力,他每到一个派出所,都会使该派出所的面貌焕然一新,因此局领导考虑到农村派出所的实际情况,为改善农村派出所的面貌,先后调他去了五个农村派出所,他所到之处都用自己的超人“智慧”改变了所里的面貌,使后进所变为先进,成为公安战线上的学习的典范。但,由于他忙于工作,错过了出血热的最佳治疗期,导至他病情逐渐演变成综合性疾病,最后医治无效而病逝。局党委为高景龙的工作作风和超人的能力所感动,决定整理高景龙的事迹材料,为其请功力争嘉奖,所以派老民警王忠刚前往各派出所,收集高景龙的事迹。

  在立山的采访中,有人提起高景龙生前一直在帮扶一位孤寡老人郝桂香——人们都叫她郝寡妇,王忠刚随即对老人家进行了采访。

  郝桂香家住在立山屯的西侧从南向北数第四排西往东数第三家。走进郝桂香的院子,眼前是一片凄凉的景象,院子里到处是乱七八糟东西,这儿一个筐,那一个篮,左一堆柴火,右一堆土的,走路都直绊脚。推开房门,一丝凉意迎面袭来,房子的墙上挂满了厚厚的白冰,还真有点冰洞的感觉,右手边是个土造的锅台,大铁锅上盖的白色的铁盖,上面已经挂了一层黑糊糊的油脂子,看上去好像很多年没擦过,锅台的北面的左侧是一口井,右侧是放柴火的地方,柴火堆和锅台之间的地上没有扫,柴火沥沥拉拉地和锅罩口连在了一起。右边在柴火堆和锅台中间有个门,进去就是郝桂香住的主屋了,一进主屋,屋子里也没有一点暖意,眼前是一片的脏乱,炕在屋子的南侧,炕上的炕席也是好久没有擦过,布满了灰尘,炕上看不清颜色的褥子上坐着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,身体的周围,围着同样看不清颜色的被子,此人是郝桂香的母亲,一身黑色的衣裤透着油光,炕的东侧是二个过去老人用过的早已看不清红色的方木箱子,上面放着一些脏脏的衣物和被子,北面的地上有二个已经要散架的凳子,和几双坏得不能再穿的鞋东一只西一只的乱扔着。

  郝桂香看见来人“你们是?”老民警王忠刚“您好!我叫王忠刚是县公安局的”郝桂香露出惊恐的神色:“我没做犯法的事呀!”“大姐您误会了,我们是来采访您的,是向你了解金朋里的情况的”“金朋里?你说的是我的大兄弟呀!”“是的”“你直接问我大兄弟不就行了,问我干么?”“可是他......王忠刚哽噎了一下”郝桂香看老民警的神色不对:“他怎么了?我大兄弟怎么了?出事了?”“他,他去逝了!”“你说什么?我大兄弟去逝了?怎么可能?”“是真的!”“我的天哪!这是怎么回事呀!”郝桂香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号啕大哭起来:“我的大兄弟呀!我说这两年你怎么不来看我了,原来你死了呀!这可怎么办呀!我还一直盼着你来呢,我有好多话要向你说,好多事要你帮我做呢,这可让我怎么活呀!我的天呀!”“大姐快起来,人死不能复生”王忠刚和另外的民警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扶起郝桂香,让她坐在炕上:“大姐我们这次来,就是想知道金朋里为您办了哪些事儿”郝桂香擦干了眼泪:“事儿?那可多了,同志呀!我大兄弟呀,他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哪!那年我女儿让人给拐卖了,我找了当地的派出所,可是他们说没有线索,根本就没帮我找哇,那时我的眼睛都要哭瞎了,过了一年多,换了派出所长,新来的所长就是我大兄弟,他来了,我就去派出所找他,我大兄弟听后,气得脸色铁青,咬着牙根说,大姐你放心,我一定尽一切努力救出您的女儿,就是我大兄弟呀,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我女儿救了回来,现在我女儿在南方成家过上了好日子,还有你们看看我现在的家,我大兄弟活着的时候可不这样啊!他每年到冬天的时候,他都给我送来钱让我买煤过冬,看我没粮了就给我买粮,房盖坏了就找人帮我修房盖,没事的时候还来我家帮我扫院子,种园子,你们看这口井就是我大兄弟帮我打的,他怕我岁数大了自己打不上来水,就在屋子里给我打了口井,还给我安上了电动抽水机,可是这抽水机坏了快一年了,我就等着我大兄弟什么时候回来了,给我修下呢,这回完了,再也没人管我了!我的大兄弟呀!呜呜......”看着郝桂香,王忠刚心底升起一种莫名其妙悲凉,采访结束后,临走前,他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二百元钱留给了郝桂香.

  通过走访调查,金朋里的事迹感动了参加走访的所有民警,也感动了王忠刚,从那以后他无意中就接替了金朋里帮助、照顾郝桂香母女的责任。

  就是通过那次走访,他了解到郝桂香有两个女儿,一个是被人拐卖的那个女儿,有点智力不全已经嫁到了南方,另一个也已经出嫁,生活得非常困难,根本无法照顾郝桂香母女。再说,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郝桂香生活在村几十年,身为村民,却地无一垄。按年龄在农村早就应当享受国家的最低生活保障,而她们却没有,王忠刚猜想,可能是郝桂香没有文化,家庭没有背景,人又穷,所以在当地也就没有人肯帮她吧。回局后王忠刚通过有关部门为郝桂香办下了低保,使她们母女每年生活都有了一定的保障,还通过民政部门为她们申请了几千元钱,修复了破烂不堪的房子,并和当地乡政府取得了联系,乡政府领导了解此事后,保证一定对郝桂香进行帮助和照顾。每当冬天来临之际,王忠刚就托人给郝桂香捎去一千元钱,让她买煤过冬。

  金朋里的事迹上报后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,亲自批文为金朋里授予国家一级英模的光荣称号。他的事迹不但感动了国家领导人,同时也感动了全国的一大批爱心人事,就拿郝桂香那个地方来说吧,在粮库有位女职工,当她得知金朋里的英雄事迹和郝桂香的家庭情况以后,主动来到郝桂香家,帮她料理家务,并自己掏钱为郝桂香建起了猪圈,买来了猪和喂养猪的饲料,还经常教她一些养猪的技术,通过大家的帮助郝桂香的日起有了很大的起色,几年过去了,她们母女过上了温饱不愁的生活,这使郝桂香十分满足,她也开始有了报恩想法。

  二零一二年的十二月份的一天,王忠刚正在家里写作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:“郝大姐,您好!有什么事儿吗?”“大兄弟呀,没事儿我就不能打个电话呀”“呵呵,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了”“大兄弟呀,我给你捎去了一个猪的后蝤,你到汽车站去取一下呀”“大姐你给我捎什么后蝤呀,千万别捎,我家什么都有!”“大兄弟呀,我这可是黑猪,是我自己养的,可是绿色的呀”“大姐我真的有,不要捎了!”“大兄弟呀,这可是我的一片心呀,没有你和金兄弟,就没有我们今天,你就收下吧,要不我这辈子(死不明目)哇!”“这,大姐……”王忠刚沉默了好一会儿,只好同意了,“大兄弟呀,我一起捎去二个,另一个给金兄弟家,你帮我送去呀”“好吧,大姐”。

  从那年开始,郝桂香每年都给王忠刚和金朋里家捎猪肉,夏天时还经常捎鸭蛋、鸡蛋,这使王忠刚和妻子很过意不去,所以他们加大了对她的帮助力度。一次郝桂香有病住院,出院后来街里报医疗保险,王忠刚的妻子邀请金朋里的妻子在饭店和郝桂香吃了一顿团圆饭。三家相互诉说着感谢之情。这使王忠刚夫妇为之动容,他们夫妇从来都没有想过,让他们帮助过的人来报答他们,而今天的郝大姐七十岁高龄,还不忘金朋里和王忠刚夫妇的恩情,用她自己的一片真心报答他们。

  正沉浸在回忆之中的王忠刚,被开门声惊醒。妻子带着一个大包回来了:“忠刚,你看这个被怎么样?”“挺好的!是羊毛的?”是呀!”“咱家又不缺被你买它干么?”“给郝大姐买的,你没看她的被都不能盖了吗?过年了给她换个新的吧!”“啊,行,一会儿我去汽车站找人给她捎去,对了,刚才郝大姐收到了你给她买的棉袄,在电话里还感动地哭了,还让我替她谢谢你呢”“是吗?这老太太......”

  几年来,王忠刚夫妇就这样和郝桂香相处着,他们夫妇早已把郝桂香当成了自己的亲人,夫妇俩经常在家中,没事儿的时候,相互依偎着,两只手心紧紧地扣在一起,憧憬着他们的未来“老年生活”,谈论着他们的大姐,郝桂香的未来生活。







上一篇:打开短信看完内容
下一篇:没有了